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爱明光 发布于2021-9-19 19:02 1142 次浏览 0 位用户参与讨论 [复制链接]
我与滁州 “三家村
贡发芹

初中时学过一片杂文《事事关心》,作者马南邨,老师介绍,他原名邓拓,是“三家村”之一。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到“三家村”这个名词,但印象并不深刻。

五六年后,我担任初中语文教师,多次为学生讲析《事事关心》课文时,认真拜读了邓拓的代表作《燕山夜话》和相关资料,才真正记住了“三家村”一词的来历:1961年夏,北京市委理论刊物《前线》请邓拓、吴晗、廖沫沙合作,开辟杂文专栏,以歌颂正义光明、匡正时弊为宗旨。三人各选土木,文责自负。栏目定名为《三家村杂记》;署名吴南星(吴晗的吴字,邓拓笔名马南邨的南字,廖沫沙笔名繁星的星字)。当时,邓拓任北京市委书记处处书记,分管思想文化战线工作,兼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主席,是著名的新闻工作者、政论家、历史学家、诗人和杂文家,书画收藏家;吴晗任北京市副市长,兼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委员、中国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学术委员、北京市政协副主席、北京市历史学会会长,是人物传记《朱元璋传》、历史剧本《海瑞罢官》的作者,著名的社会活动家、现代明史研究的开拓者和奠基者之一;廖沫沙任北京市委统战部部长,同时任北京市政协副主席兼秘书长,是著名的作家,杂文家。三人都是当时北京也是全国文化界名流、代表人物。1966年5月三人因《海瑞罢官》、《燕山夜话》、《三家村杂记》,被错定为“三家村反党集团”,遭到残酷迫害,成为文化大革命的最早牺牲品。1979年初得以平反昭雪。“三家村”对中国文化的贡献永远被世人铭记。从此,“三家村”一次深刻地印在我的脑海里。

位于皖东的安徽历史文化名城滁州也有“三家村”,我记得好像是上个世纪80年代安徽省文联党组书记兼副主席、省作协副主席、《清明》主编、著名作家鲁彦周先生在首届“醉翁亭散文节”上提出来的;黄山书社原社长、安徽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原副主席孔凡仲先生也曾在一次会议上倡导过“滁州三家村”说法,获得了大家的认同。后来有人又进一步明确了他们的“职位”:“村长”:姬树明;副“村长”吴腾凰:“社员”:俞凤斌。还有人戏言:有了梧桐树才能招来金凤凰。“滁州三家村”:姬树明是“树”,俞凤斌是“凤”,吴腾凰是“凰”,树是凤凰栖身之所,树保护了凤凰,这可能不是巧合,而是天意。他们的工作时间呈阶梯型:姬树明先生1949年,吴腾凰先生1964年,俞凤斌先生1974年(之前已在原嘉山县乡下一个扫盲组锻炼过一年)。孔凡仲先生认为三人年龄悬殊来看,称为老、中、青三代,也不为过。我也基本赞同这个观点。

“滁州三家村”是滁州文化界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是滁州地域文化的旗帜,引领了滁州文化70年。当然,还有花纯儒、缪文渭、郭瑞年、白振亚等人,但姬树明、吴腾凰、俞凤斌三人是黄金搭档,文化成果也最为丰硕。


姬树明,1931年生,安徽省凤阳县人,著名作家、书法家、地方文化使者。曾任小学教员,省文化局电影组干事,报社编辑,行署农业局农业科副科长、水利局计划科副科长、文化局群众文化课科长,《滁州报》副总编,《滁州日报》总编辑,滁州市老年大学常务副校长、书画联谊会会长、书画函授院常务副院长,滁州老年文化艺术学校校长;现为中国民协会员,安徽作协会员、书协会员。有著作:《江淮丘陵大寨花》
《凤阳民间故事》《历史名人咏滁州》《欧阳修与滁州》《幽芳窈然丰乐亭》《学书浅说》《心语》《往事悠悠》《简注三字经》《论老年大学》《姬树明书法集》《姬树明书法作品集》《残月庐文迹》等;合著:《朱元璋故事》《古今妙联趣事》《刘伯温与朱元璋》《琅琊山》《吴敬梓的传说》《朱元璋的传说》《洪武奇观》《说凤阳》《滁州古诗选读》等。个人获得过首届“安徽省老作家贡献奖”,《吴敬梓的传说》获全国文联民间文艺三等奖

吴腾凰,1938年生,安徽蒙城人,中国著名传记文学作家。曾任滁州文化局编剧、创作员、副局长,滁州市文联文协秘书、副主席、主席,滁州市政协常委及文史委员会主任,滁州市文联名誉主席,滁州市作协名誉主席,安徽省文联委员,安徽省作协理事,副研究员;现为中国作协会员、中国民协会员,中国太平天国研究会理事,捻军研究学会特聘理事;有著作:《蒋光慈传》《郭沫若与读书》《爱的三绝唱》《吴月庄升腾的一颗红星——吴兴娴传略》《欧阳修的故事》等;合著:《蒋光慈与宋若瑜》《蒋光慈与读书》《蒋光慈评传》《美的殉道者——吕荧》《李香君传》《朱元璋的传说》《吴敬梓的传说》等。《爱的三绝唱》获安徽省社科类三等奖,《郭沫若与读书》、《蒋光慈与读书》获2000年中国图书奖、冰心儿童文学奖。

俞凤斌,1952年出生,安徽省全椒县人,中国著名民间文艺家,著名明史专家。曾任滁县行署广播电视局副局长,滁县行署文化局局长,滁州市文化局局长,滁州市文化局、新闻出版局(版权局)局长,滁州市委宣传部副部长,中国民协常务理事,第二、三、四届安徽省民协副主席,第四届安徽文联副主席,滁州市首届作家协会主席(任职13年),滁州市新闻工作者协会主席,创办滁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并任主席(任职18年);现为中国民协会员,省作协会员,省民协顾问,滁州市作协名誉主席、民协主席。有著作:《读史阅人录》《马娘娘传奇》《说不尽的朱元璋》《中国帝王之最》等;合著:《朱元璋故事》《古今妙联趣事》《刘伯温与朱元璋》《琅琊山》《吴敬梓的传说》《朱元璋的传说》《洪武奇观》《说凤阳》;主编:《滁州民间故事集成》(8册)《中国民间故事全书·安徽滁州卷》(7卷);《腰铺记忆》《滁州风韵》。2010年获得中国民间文学集成贡献奖。

从三人的简历中可以看出他们是滁州文化界的时代高峰,是我几十年来仰慕的旗帜。他们三人都是从民间文艺创作和地方文化研究开始的,姬树明先生、吴腾凰先生上个世纪70年代就加入中国民协了,俞凤斌先生上个世纪80年代初也加入中国民协了。他们为滁州文化走出滁州、走出安徽做出了毕生贡献。因为有了他们“三家村”,滁州的历史文化、孝文化、明文化(包括朱元璋文化和凤阳中都城文化)、亭文化(包括琅琊山文化)、儒林文化、山水文化、旅游文化、红色文化、创新文化才得以彰显、传承、发扬、光大,才得以名扬神州、名扬世界,才更好地为滁州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服务。要知道,在民众中间传播明文化,他们的《朱元璋故事》《朱元璋的传说》《洪武奇观》远比吴晗《朱元璋传》、陈梧桐《洪武皇帝大传》等学术著作要给力得多。

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作为一名狂热的文学爱好者,我非常熟悉“滁州三家村”的名字,但一直无缘结识他们。姬树明先生,代表了滁州地方文化最高峰,我至今还没有结识他,乃一大遗憾。前几天一个朋友告诉我,姬老跟他说知道我,也许是姬老应付我的朋友,也许知道是近两年的事。不过我个人一直认为我是姬树明先生的再传弟子,因为吴腾凰先生、俞凤斌先生都认为他们是姬树明先生的弟子,我是吴腾凰先生、俞凤斌先生的弟子,这样我也就与“滁州三家村”的领军人物姬树明先生攀上了“亲戚”。至于姬老认不认我这个再传弟子,那是他的事了,我是一直以再传弟子引以自豪的。

吴腾凰先生代表了滁州传记文学最高峰,其传记成果在安徽省乃至全国都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他是我的老师,这是我们俩和全社会广泛认可的。上个世纪80年代末我为寻求人生出路开始自修法律,不久考取律师资格,于是就将文学搁在了一边。多年后则对历史产生兴趣,因为一篇研究近代历史人物吴棠的文章引起了时任滁州市政协常委、文史委主任吴腾凰先生的注意,吴老最近在一篇文章中叙述了我们的交往过程:“我认识他是20多年前,那时我任滁州市政协文史委主任,编辑《皖东文史》时发现了一篇研究晚清封疆大吏吴棠的稿件,作者就是贡发芹,我曾两次专程到明光会见他,均未如愿,那时他是明光二中教师兼律师,出差办案了。后来我在家中约见了他,交谈中发现他思维敏捷、勤奋博学、研究深入、为人谦逊,是可造之材。为此我一直关注贡发芹的吴棠研究进展。1998年,我临退休之前又专程去了明光,那天晚上明光市委、市政府、市政协八九个领导陪我吃饭,我特地邀请贡发芹同桌,酒桌上我作为前辈首先敬了后学两个酒,在场的领导很是惊讶!我说:‘贡发芹是明光的一位不可多得的专业人才,你们千万不要把他埋没了。’也许我的话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贡发芹很快被推荐位为市政协常委,并任命为兼职文史委副主任,几年后破格调入政协任办公室副主任,又过3年升任政协常委、文史委主任。很快,贡发芹就把明光政协文史工作做成了安徽的亮点。经组织推荐,2016年贡发芹被聘为安徽省文史研究馆特约研究员,既是滁州在职干部中的唯一一位,也是省文史馆研究员中最年轻的一位。这让我非常欣慰!”这就是我结识吴腾凰老师的过程。

后来,吴老一直关心鼓励支持指导我从事明光籍近代历史人物吴棠研究,为此,我曾自费6万余元,查阅了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和中国国家图书馆及苏皖川豫等地30余家图书馆,为撰写《吴棠评传》积累了众多珍贵的第一手历史资料,编著出版了35余万字《吴棠史料》一书,书中近90%史料为当时第一次公诸于世,为世人遗忘的晚清皖东唯一的封疆大吏吴棠走进滁州公众视野做出了不懈努力,随着滁州吴棠故居修复并对外开放,滁州文化人不知道吴棠的人已经很少了。这与吴老的教导鞭策是分不开的。我每次到府上拜访吴老,多是其老伴、滁州市南谯区人大常委会原主任王玉珍阿姨开门,她看到我就会喊道:“腾凰,你心爱的学生贡发芹看你来了!”我听了非常亲切,感到心里暖暖的。吴腾凰先生曾一再跟我说,他关心支持后学,提携后侪,谆谆教诲,循循善诱,都是受姬树明老师的影响。

俞凤斌先生,代表滁州民间文学最高峰,不仅如此,他的民间文学成就在安徽省也是数一数二的,全国也非常著名,他主编的《中国民间故事全书·安徽滁州卷》属于国家文化遗产抢救工程,领跑安徽省,他《读史阅人录》远比砖头厚重,他主编的《腰铺记忆》一书是古镇文化的样板,他还有许多工作都具有开创性。他在为姬树明《残月庐文迹》一书作序时详述了他弱冠之时拜姬树明先生为师,跟随“姬老师”50年学艺历程,真挚感人。我一直呼俞凤斌先生为老师,他好像始终没有当中正式收我为徒,也许是我学识太浅,不够资格。不过本世纪初与他交往以来,他一直对我关爱有加,是他推荐我加入中国民协、推荐我为安徽民协理事(已三届),他主编《中国民间故事全书·安徽滁州卷》(7卷)丛书时,分配我为42万字《中国民间故事全书·安徽滁州·明光卷》主编,他主编《滁州风韵》一书,我未出丝毫之力,仍将我列为编委,等等,等等。他的关爱我一直铭记在心,他虽没有正式收我为徒,但我永远拜他为师。

滁州有个“三家村”,其成员因年龄关系,均已先后退休了,但他们几十年来携手合作,发掘滁州地方文化的做法,坚持不懈的韧劲,甘于奉献的精神,值得总结和推广。基于我与“滁州三家村”的关联,我愿意为发扬“滁州三家村”的精神,传承滁州“滁州三家村”的精髓弘扬“滁州三家村”的文脉,为滁州成功申报中国历史文化名城不遗余力。
微信图片_20210919190738.jpg
    作者:贡发芹(1965年10月—),笔名亚鲁、贡晖,安徽省文史馆特约研究员,安徽省明光市政协常委、市政协文化文史和学习委员会主任。系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会员,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安徽省历史学会会员,安徽省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学会会员。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学会理事,安徽省民间文艺家协会、报告文学学会理事,安徽省散文家协会主席团成员、副秘书长,滁州市散文家协会常务副主席。有诗集《蹒跚学步》、《浅唱低吟》、《柔声细语》、《轻描淡写》等,散文集《帝乡散记》(38.8万字)、《帝乡散忆》(42万字)、《故园乡愁》(30万字)、《明光史话》(40万字),文艺评论集《管见孔识》,史学专著《吴棠史料》(35万字)、《史林拾荒》(34万字)、《明光历史人物》(50万字)、《明光人文概览》(16万字)、《明光政协史》(二卷)(上、下册,115万字,主编)、《嘉山县志》(80万字,点校)等作品集22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新明光,爱这里。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
回复
返回
列表
返回
顶部